标签归档:80后

80后,怎样才能成功?

头上顶着“房子”“理想”“职场”三座大山的80后,
不甘于现状却又总是被现实所束缚,
面临的压力和困境让人举步维艰,
我想飞的更高,但是谁来助我振翅翱翔。 

80后的我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梦想?
放弃还是坚守?
请给我一个坚强的理由~ 

怎样才能成功?成功有什么方法和捷径?我需要做哪些准备才能成功?
成功并非天方夜谭,而是有章可循,
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自我分析,自我反省和总结,
当我们每天想一下下面的一些问题的时候,对于未来也许会更加了然于胸。
无路前途充满多少荆棘,道路有多曲折,坚定信念总能踏出一条坦途!
拒绝平庸,从现在开始! 
继续阅读80后,怎样才能成功?

三十而立 80后其实不反叛不自信 一直被压抑

2010年,中国历史上争议最多的“80后”一代正式步入三十岁。如果说不是简单贴标签,那么这代人身上确实有几种特殊的维度:中国改革开放后成长的第一代人,独生子女一代,成长在网络迅猛发展的一代,80后如今面临的房子、结婚、户口、表达权等等,也正是几乎中国整个社会的全部。80后终将成长为这个国家的主力和领导者,而他们在想什么?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和行为模式,有明显特征吗?还有一个基本问题:回过头细想,80后一代,青春将逝的他们,叛逆过吗? 李想 曹景行:“ 两会三人行”,今天继续行。今天要谈的题目是“80后”三十而立。 先从李想开始, 李想81年出生,泡泡网创始人。 李想:我现在负责汽车类网站,最大的一个是汽车之家。 曹景行:再介绍日本“80后”,加藤嘉一,生于1984年,现在在北大读国际关系研究生。你是专栏作家,为日本媒体写吧? 加藤嘉一:也为中国,也为美国,英国都有。 每个人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好了 曹景行:昨天谈两会是媒体人谈,今天“80后”谈。作为“80后”你觉得你的同龄人对今年的两会关心什么话题? 李想:应该都是切身利益问题。很多人关心房子的问题,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的。还有纳税问题,个人所得税。现在很多“80后”挣得本来就不多,但是却变成了交税的主体。 曹景行:宏观经济、中国经济转型或者说产业升级、反腐败,这类大的话题,关心不关心? 李想:这方面我是比较关心的,因为我们网站本身处在这个大行业之中。我们自己的发展离不开大势的发展,所以对这些很关心的,包括三网合一,跟我们息息相关,随时在盯着。 曹景行:比你年轻一些的员工当中,他们对这些宏观话题给予的注意力多吗? 李想:关注度非常低或者几乎感觉不到在关心,因为这个和切身利益还很远。但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每个人关心好自己的利益才能再去承担责任。 曹景行:公司的投资者、管理人员,你们可能考虑的面更大一点,关心的问题更多一点,层次更高一点。医疗的问题、就业的问题,如果有孩子就一定是读书问题,想买房子就是房子问题。 李想:我觉得每个人更关心自己身边看得到的问题,而我们非常鼓励员工去关心。因为每个人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好了,如果不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变差。 各方压力要求你结婚必须有一套房子 曹景行:应该说“80后”现在对房子很关心。房子的问题到底和整个“80后”有什么关系?在日本“80后”买房子的问题大概跟中国区别很大,这个我想听听… 李想:这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中国的现状是,各方压力要求你结婚必须有一套房子。目前“80后”已经到了要大规模结婚的年龄。 结婚的压力逼着大家想尽一切办法搞一套房子。住在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看着房价蹿升的速度远远超过自己工资的涨幅,这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曹景行:跟你一样层次的人不困难。 李想:我们以前的人肯定不困难,因为五六年前都买了。 曹景行:“80后”中间阶段,工作时间不长,但又要结婚的那部分。 李想:25岁到30岁之间的。 曹景行:他们是不是都买不起房子,还是有不少人已经买了? 李想:像类似我们这样的企业,它要做到中高层才能买一套房子,付一半的首付,同时保证自己每个月的月供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 曹景行:一般的员工行不行呢? 李想:在北京,一般的员工几乎没有可能。 曹景行:政府表示这次会下很大力量推行经济适用房,廉租房,这对他们有没有作用? 李想:大家感觉经济适用房和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排号时总是觉得背后有很多东西在左右,还有大部分的人没有北京户口。种种原因把大多数的年轻人挤在了外面。 曹景行:不分户口能购买经济适用房的话,这是很重要的。 李想:当然很重要。而且能够改善居住品质的廉租房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曹景行:有了廉租房能结婚吗? 李想:这个还要看他们当地的风气,因为我觉得家长还有所谓的各种风气给这些年轻人带来太多不必要的压力了。 曹景行:这次两会当中提到的有关房价以及各种调整措施,您的员工他们会关心吗? 李想:我觉得大家都在看,也都在关心,但是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是土地的拍卖方式。因为现在地越来越贵,房子自然就贵了,地都拍到了比房价还贵的时候,再出来的新房出售的时候不可能比这个地便宜。 1984年出生于静冈县。2003年起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现为研究生。他在做研究的同时,加藤在多家媒体上发表言论,是中日交流、中日关系的热衷观察家、评论者。 中国很多年轻人非要有房子,否则就没有安全感 曹景行:对北京“80后”来说,房价问题非常重要。 李想:更重要的一个问题,还要减少一些父母、风气对大家造成多余的无形压力。 曹景行:结婚非要有房子这样的一种风气,是现在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日本有这种风气吗,结婚一定要有房子? 加藤嘉一:不可能。 曹景行:干脆就贵得不可能了是吗? 加藤嘉一:而且有房有车怎么变成了结婚的一个标准呢?这是充满中国特色的。 曹景行:日本青年这么理想?大家讲爱情不讲物质吗? 加藤嘉一:越聪明的人越不买房,聪明人是不买房子的,至少在日本。 曹景行:东京年轻人大学毕业以后多少年,他有想到要买房子? 加藤嘉一:至少踏踏实实工作十年之后,才会想到买房的问题。当然这个十年,很多人说大学毕业之后大概五六年结婚,这从中可以看到结婚和房子是没有必然的关系的。 当然,如果有房子的话,那更好。或者说你是在地方或者说在外地等其他地方工作的,已经有房子了,父母有房子了,有些人会跟父母一块儿住。当然现在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不能接受跟对方的父母一块儿住,这个太封建了。 所以很多东京过日子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租房子。 曹景行:比如说在东京,年轻人一般租多大的房子? 加藤嘉一:30、40平米吧,50平米的也有,但像北京的100多平米的情况非常少。 曹景行:像李想的员工是大家一起合租。 加藤嘉一:合租大概20、30平米。 李想:像我们的员工一般会选择三个人去租一个三室一厅,每人一间这样来处理。 曹景行:像这样的话,房租一个月大概要多少? 李想:在中关村附近的三室一厅大概需要4000块钱左右。每个人大概一千多元,同时生活品质还有一定保证,因为有自己独立空间。 曹景行:日本东京呢,加藤租过吗? 加藤嘉一:我没有租过,但是我知道30、40平米最便宜也得5000人民币。 曹景行:刚刚结婚的小夫妻呢? 加藤嘉一:夫妻的话可能要租50、60平米,这样的大概需要一万人民币。东京很贵的。 曹景行:大概占到他工资的多少? 加藤嘉一:大概占到工资的10%~20%或者是20%~30%。 曹景行:我们这边也差不多。 李想:我们大部分都在20%~30%之间。 曹景行:比较小的可以合租。夫妻两个单独租一个几十平米的房子,可能就得4000左右了。 李想:对,但是夫妻两个收入加起来可能比例会下降一些,大部分以20%~30%作为自己居住的一个选择。 曹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