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4月

三十而立 80后其实不反叛不自信 一直被压抑

2010年,中国历史上争议最多的“80后”一代正式步入三十岁。如果说不是简单贴标签,那么这代人身上确实有几种特殊的维度:中国改革开放后成长的第一代人,独生子女一代,成长在网络迅猛发展的一代,80后如今面临的房子、结婚、户口、表达权等等,也正是几乎中国整个社会的全部。80后终将成长为这个国家的主力和领导者,而他们在想什么?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和行为模式,有明显特征吗?还有一个基本问题:回过头细想,80后一代,青春将逝的他们,叛逆过吗? 李想 曹景行:“ 两会三人行”,今天继续行。今天要谈的题目是“80后”三十而立。 先从李想开始, 李想81年出生,泡泡网创始人。 李想:我现在负责汽车类网站,最大的一个是汽车之家。 曹景行:再介绍日本“80后”,加藤嘉一,生于1984年,现在在北大读国际关系研究生。你是专栏作家,为日本媒体写吧? 加藤嘉一:也为中国,也为美国,英国都有。 每个人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好了 曹景行:昨天谈两会是媒体人谈,今天“80后”谈。作为“80后”你觉得你的同龄人对今年的两会关心什么话题? 李想:应该都是切身利益问题。很多人关心房子的问题,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的。还有纳税问题,个人所得税。现在很多“80后”挣得本来就不多,但是却变成了交税的主体。 曹景行:宏观经济、中国经济转型或者说产业升级、反腐败,这类大的话题,关心不关心? 李想:这方面我是比较关心的,因为我们网站本身处在这个大行业之中。我们自己的发展离不开大势的发展,所以对这些很关心的,包括三网合一,跟我们息息相关,随时在盯着。 曹景行:比你年轻一些的员工当中,他们对这些宏观话题给予的注意力多吗? 李想:关注度非常低或者几乎感觉不到在关心,因为这个和切身利益还很远。但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每个人关心好自己的利益才能再去承担责任。 曹景行:公司的投资者、管理人员,你们可能考虑的面更大一点,关心的问题更多一点,层次更高一点。医疗的问题、就业的问题,如果有孩子就一定是读书问题,想买房子就是房子问题。 李想:我觉得每个人更关心自己身边看得到的问题,而我们非常鼓励员工去关心。因为每个人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好了,如果不关心自己身边的事,大环境就会变差。 各方压力要求你结婚必须有一套房子 曹景行:应该说“80后”现在对房子很关心。房子的问题到底和整个“80后”有什么关系?在日本“80后”买房子的问题大概跟中国区别很大,这个我想听听… 李想:这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中国的现状是,各方压力要求你结婚必须有一套房子。目前“80后”已经到了要大规模结婚的年龄。 结婚的压力逼着大家想尽一切办法搞一套房子。住在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看着房价蹿升的速度远远超过自己工资的涨幅,这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曹景行:跟你一样层次的人不困难。 李想:我们以前的人肯定不困难,因为五六年前都买了。 曹景行:“80后”中间阶段,工作时间不长,但又要结婚的那部分。 李想:25岁到30岁之间的。 曹景行:他们是不是都买不起房子,还是有不少人已经买了? 李想:像类似我们这样的企业,它要做到中高层才能买一套房子,付一半的首付,同时保证自己每个月的月供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 曹景行:一般的员工行不行呢? 李想:在北京,一般的员工几乎没有可能。 曹景行:政府表示这次会下很大力量推行经济适用房,廉租房,这对他们有没有作用? 李想:大家感觉经济适用房和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排号时总是觉得背后有很多东西在左右,还有大部分的人没有北京户口。种种原因把大多数的年轻人挤在了外面。 曹景行:不分户口能购买经济适用房的话,这是很重要的。 李想:当然很重要。而且能够改善居住品质的廉租房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曹景行:有了廉租房能结婚吗? 李想:这个还要看他们当地的风气,因为我觉得家长还有所谓的各种风气给这些年轻人带来太多不必要的压力了。 曹景行:这次两会当中提到的有关房价以及各种调整措施,您的员工他们会关心吗? 李想:我觉得大家都在看,也都在关心,但是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就是土地的拍卖方式。因为现在地越来越贵,房子自然就贵了,地都拍到了比房价还贵的时候,再出来的新房出售的时候不可能比这个地便宜。 1984年出生于静冈县。2003年起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现为研究生。他在做研究的同时,加藤在多家媒体上发表言论,是中日交流、中日关系的热衷观察家、评论者。 中国很多年轻人非要有房子,否则就没有安全感 曹景行:对北京“80后”来说,房价问题非常重要。 李想:更重要的一个问题,还要减少一些父母、风气对大家造成多余的无形压力。 曹景行:结婚非要有房子这样的一种风气,是现在中国一个很大的问题。日本有这种风气吗,结婚一定要有房子? 加藤嘉一:不可能。 曹景行:干脆就贵得不可能了是吗? 加藤嘉一:而且有房有车怎么变成了结婚的一个标准呢?这是充满中国特色的。 曹景行:日本青年这么理想?大家讲爱情不讲物质吗? 加藤嘉一:越聪明的人越不买房,聪明人是不买房子的,至少在日本。 曹景行:东京年轻人大学毕业以后多少年,他有想到要买房子? 加藤嘉一:至少踏踏实实工作十年之后,才会想到买房的问题。当然这个十年,很多人说大学毕业之后大概五六年结婚,这从中可以看到结婚和房子是没有必然的关系的。 当然,如果有房子的话,那更好。或者说你是在地方或者说在外地等其他地方工作的,已经有房子了,父母有房子了,有些人会跟父母一块儿住。当然现在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不能接受跟对方的父母一块儿住,这个太封建了。 所以很多东京过日子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租房子。 曹景行:比如说在东京,年轻人一般租多大的房子? 加藤嘉一:30、40平米吧,50平米的也有,但像北京的100多平米的情况非常少。 曹景行:像李想的员工是大家一起合租。 加藤嘉一:合租大概20、30平米。 李想:像我们的员工一般会选择三个人去租一个三室一厅,每人一间这样来处理。 曹景行:像这样的话,房租一个月大概要多少? 李想:在中关村附近的三室一厅大概需要4000块钱左右。每个人大概一千多元,同时生活品质还有一定保证,因为有自己独立空间。 曹景行:日本东京呢,加藤租过吗? 加藤嘉一:我没有租过,但是我知道30、40平米最便宜也得5000人民币。 曹景行:刚刚结婚的小夫妻呢? 加藤嘉一:夫妻的话可能要租50、60平米,这样的大概需要一万人民币。东京很贵的。 曹景行:大概占到他工资的多少? 加藤嘉一:大概占到工资的10%~20%或者是20%~30%。 曹景行:我们这边也差不多。 李想:我们大部分都在20%~30%之间。 曹景行:比较小的可以合租。夫妻两个单独租一个几十平米的房子,可能就得4000左右了。 李想:对,但是夫妻两个收入加起来可能比例会下降一些,大部分以20%~30%作为自己居住的一个选择。 曹景行:

李彦宏: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自年初以来,42岁的李彦宏就有点儿烦。首先,百度被黑,李彦宏随即登录百度贴吧,感叹:“史无前例,史无前例呀!”紧接着,百度首席运营官叶朋和首席技术官李一男的离去,给李彦宏再度创下又一个史无前例:百度上市5年,高管团队两度全体离职…… 竞价排名 “搜索是百度成功的所有秘密,这是互联网用户最常用的服务之一,越来越多地影响着互联网产业,百度就是一个明证。”李彦宏如是说。 百度成功靠搜索,而百度盈利却是靠竞价排名。 1999年12月25日,圣诞节,李彦宏正式回国创业,这时他的合作伙伴徐勇已先期回国。北大资源宾馆的一个标准间,既是徐勇和李彦宏的栖身之处,也是百度的筹备处。 2001年8月之前,百度的主要业务是向门户网站提供搜索引擎服务,客户包括硅谷动力、ChinaRen、搜狐、新浪等,不过互联网泡沫的破灭阻止了百度的盈利脚步。几经尝试后百度在企业级市场仍没有取得预期的业绩。 创业并不顺利,就在120万美金将要“烧光”却仍然找不到盈利点的时候,李彦宏有些撑不住了,他给远在美国的妻子马东敏打了一个电话,马东敏第二天就飞回北京。有赖于马东敏的回国,使两人有机会一同逛街。恰是在一次逛街时,马东敏偶然看到了商店门口排队购物的人群,想到了竞价排名。 为了竞价排名,李彦宏全力以赴。 2001年年底,李彦宏正在广东深圳养病。一天下午,百度深圳分公司经理刘计平将李彦宏从医院接到深南大道旁边的深圳分公司,参加分散在新加坡、美国、北京的董事的电话会议。会议气氛并不好,刘计平在办公室外看报纸、上网,听到往日温文尔雅的李彦宏声音陡然高起来,整整一个下午,李彦宏一直在办公室里用流畅的英文慷慨陈词。 这个电话花了500多元话费,虽然李彦宏打完电话推门出来时恢复了常态,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其实会议内容惊心动魄。百度的联合创始人徐勇反对李彦宏跳到前台做搜索引擎、做竞价排名,董事们也支持徐勇。吵了3个小时,李彦宏发怒了、骂人了,还拍了桌子、摔了手机,甚至“威胁”董事们不通过自己的提议就辞职。据说,董事们被李彦宏震慑住了,决定让他试试。 到2003年,竞价排名带来的收入已经占百度总收入的80%。在竞价排名业务推出后,徐勇逐渐被边缘化,并于百度上市之前黯然离开。 春风得意 竞价排名,给百度,也给李彦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在熟悉百度的网友的记忆里,还没有抹去那曾经属于百度、属于李彦宏的流光溢彩的一幕:2005年8月5日夜,百度无人入睡,在纳斯达克指数的显示屏上,百度原始股涨幅达到了疯狂的353.85%,魔术般地以每股122.54美元收盘,一夜之间产生了9位亿万富翁、30位千万富翁和400位百万富翁。“办公室内除了保洁的阿姨,几乎所有人都哭了。”百度一位员工这样说。 李彦宏对百度的信心超过任何一个人。“别人说百度股价值20元,我想百度不止20元,应该值40元;别人说百度值40元,我想百度不止40元,应该值60元。”“我知道会上涨,但没想到那么高。当时没太多感想,后来得知破那么多纪录,真高兴,实在是给中国人争了光。” 百度就此风光无限。 仅以梁冬为例。梁冬是从凤凰台被李彦宏挖过来的副总裁,他不仅为百度品牌的推广立下大功,更为李彦宏本人写下了不少让网友至今难忘的关于李彦宏的传记类文字。百度内部人士透露,梁冬对百度的文化和品牌形成,贡献非常大。 梁冬曾经这样说:“我和同事一起把‘百度一下’推动成为一个人所共知的口头禅。百度由一个名词变成了一个动词,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在过去的两年,经历百度上市。伴随着百度的上市,我和我的那些亲爱的同事们,熬过了若干个不眠之夜。我们激动地看到,我们能够参与到一段伟大的历史进程中。在这个过程中,‘百度’成了一个和中国梦想紧密相连的传奇。可能只有百度才会让如此年轻的我领导它的上市传播运动。” 秋风扫叶 走得快,不一定走得久。 2008年11月17日,是李彦宏40岁的生日,央视提前两天给他送来了“生日大礼”——11月15日和16日,连续两天报道了百度的竞价排名黑幕。一时间,这个在人们眼中几乎完美无缺的阳光好男人形象遭到了严重质疑。 有一句话说得很经典:“过去百度一下要钱,现在百度一下要命。” 竞价风波未平,百度又被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公告“涉黄”。于是有网友这样评价:“李彦宏这个最懂中国国情的搜索引擎人,只不过是一个最懂中国潜规则和最擅长中国潜规则的人。”“中国式生存”、“中国式商人”、“金钱就是排行”成了李彦宏的新标签。 于是,李彦宏变了。 熟悉李彦宏的人都在感叹,Robin(李彦宏英文名)在变,他能坐到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演播大厅里,尽管付出不菲的代价;他又和创业之初那样开始积极地接受媒体采访,尽管当年的真诚已经不再;他开始有序地对外发表自己的观点,他甚至同意出版了诸如《壹百度》这样的出版物。但这一切的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熟悉李彦宏的人都在感叹,他心中的骄傲和自我,其实从来不曾离去。他极力平和,但脸上总有心不甘情不愿的委屈。群臣四散 一位早期百度的员工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曾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是李彦宏的声音,大致是生日祝福的话,当得知公司CEO记得自己的生日,该员工狂喜,但最后发现是电话录音,喜悦随即降落成冰点。 读过《李嘉诚传》的读者或许都会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刚满22岁的李嘉诚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和向亲友筹借的5万港元,在筲箕湾租了一间厂房,创办了“长江塑胶厂”,专门生产塑胶花和简单日用品。由此起步,李嘉诚开始了叱咤风云的创业之路。一个甲子之后,这位靠塑胶花起家的世界知名企业家;这位美国著名财经杂志《财富》选出的全球25位最有影响力的商界领袖,他的企业里那些为他生产过塑胶花的老员工都还在…… 2002年6月,李彦宏请来坚信竞价排名商业模式的朱洪波,任高级副总裁。2003年年底,百度第三次融资前夕,不看好竞价排名的徐勇被挤出董事会。2004年1月,朱洪波出任百度首席运营官,徐勇改任虚职首席策略官。2004年12月16日,徐勇选择离开百度。董事会作出决定:未经各轮优先股绝大多数股东书面同意,公司创始人不得转让所持股份。所以,徐勇离开百度的时候,“只卖了一点点股份给另外一个机构,但绝对不是谷歌。” 2005年,百度在上市之后出版了一本名为《相信中国》的企业传记。到2007年年底,这本传记封面上的5个公司高管只剩下李彦宏留在公司。在5个公司高管中,第一个离开百度的是首席技术官刘建国,他也是百度的第一名员工。2007年3月,负责文化建设的公司副总裁梁冬辞职,他曾为百度品牌的推广立下大功。一个月后,公司首席运营官朱洪波辞职。朱洪波原本是用友公司副总裁。最大的一场意外发生在2007年年底,12月29日,百度首席财务官王湛生在海南度假时意外去世。此前,王湛生是百度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百度在

淘宝下的“蛋”

那些在淘宝生态系统中为电子商务服务的企业,存在着孵化成巨人的可能。 这几天,陈涛又接到了淘宝“小二”的急电:“最近促销量太大,有一个皇冠级卖家已经3天发不出货了,你能不能赶快帮忙整一整?” 普通人很难想象一个卖家3天发不出货意味着什么:仓库里的货品凌乱成堆;工作人员不熟悉产品,导致每一天漏发、错发,重复发货的数量达到上百个;一个货品从下单到发货延长了3天,差评率迅速上升,时刻面临瞬间封店的危险。 这样的困境,显然不是 “大淘宝”能一一解决的。2009年,淘宝全网交易额超过2000亿元,相比2008年的999.6亿元增长速度达到100%。我们看到,有关淘宝的数字越来越庞大,当数量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大淘宝”的概念已经由一个供人们交易的平台,逐渐演化成一种生态系统。 在这样复杂的生存环境中,以淘宝为中心,俨然形成一个多层次的产业链、价值链和生态链。据刚刚发布的 《淘宝网2009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披露,截至2009年年底,淘宝网创造了80.88万直接且充分的就业机会,带动运营、支付、后台、物流等产业链就业机会为230.51万个。 淘宝的确像一个巨大的母体,开始下越来越多的“蛋”。伴随淘宝天平向淘宝商城的倾斜,大卖家和品牌商逐渐成为生态系统的主体,也正因如此,各种为“电子商务主体”服务的生意模式开始衍生出来。更重要的是,这些“蛋”越来越大,并在淘宝的大象限内,与外来和内在的重重力量博弈。面对淘宝的变化,他们加速发力或者战略转型,但都充满着在未来孵化成巨人的可能。 C店B化的机会 在大部分服务商看来,生态越复杂,生存越稳定。这个群体似乎不谋而合地看准了淘宝的倾向:在未来,有三层大的机会。 首先是C店的B化。很多大卖家自身的体量越来越庞大,想要从店铺运营转变为企业化运营,但是这些白手起家的“草根英雄”大多缺少企业管理的经验,很难建立好合理的内部流程;其次是传统品牌直接做电子商务。这些在线下呼风唤雨的品牌商,“商务”经验充足,但大多没有“电子”能力,一定会遇到触网瓶颈;第三,是传统品牌的托管。品牌商初步试水,发现自己很难全部做好,就会希望在部分业务上交给更有经验的人帮忙打理。 陈涛的生意就是围绕前两者服务,而之前淘宝“小二”说的“整一整”,实际上是指一款名叫“E店宝”的软件。通过使用这个软件,可以帮助卖家解决因促销而暴增的发货量、库存管理、打单效率低等一系列的后台处理难题。陈涛则是“E店宝”软件服务公司的CEO。据说,短短2天的时间,通过陈涛的软件和团队服务,该卖家的仓库已经被全部理顺,包裹也已全部发好。 如果不是日发货量超过200包的卖家,或有意亲自涉水电子商务的品牌企业,可能真的不知道这家公司。因为不达到这样的量级,根本体会不到后台管理的重要。确切地说,“E店宝”是一个可以帮助大卖家和企业提高自身层次,提出后台解决方案的软件服务公司。2004年,程序员出身的陈涛开始了创业。之前做过ERP软件的他意识到,国内传统的ERP软件实施失败率高,原因就在于每个软件都是僵化处理业务。他想要研发出一种服务模式,可以随时应对快速的变化。 没人知道当时的想法会成为现在的竞争力。2008年,E店宝上市,这款像“魔方”一样的软件体系,可以随时根据卖家的需求进行调整,迅速完成模块的拼接。“淘宝是在高速变化的,我们的软件和服务也要跟得上这种变化。”很多业内人士都发现了E店宝的崛起, 目前的两个版本:企业版和专业版,用户已经覆盖了数百家顶级卖家和知名品牌,中小散户也有近万人。 对于这个没做过任何广告,没有一位销售人员的公司,淘宝上一个五皇冠的大卖家这样评价:“从每天发货200包,到现在每天发货1500包,E店宝的作用并不是提高流量,而是通过优化管理的方法加速了流程。”与此同时,陈涛正在打造72小时响应机制——从客户提出一个要求,到调研和报告,再到设计方案、测试、上线、运行和全面发布只需要72小时,并随时为客户提供远程和上门服务。 除了和传统软件的竞争,陈涛说自己的产业还算是蓝海。陈涛曾经和淘宝的相关负责人有过探讨,了解到尽管淘宝自己也有独立的ERP系统,但在软件上的发力并不迫切,更不可能一家通吃。加之淘宝网现在倾向品牌商和大卖家,这样的目标只会给陈涛带来更多的机会。 在陈涛看来,面对拍拍会员店、百度和京东拿到资本等一系列挑战,“淘宝是一个发散型的公司,他想做大就一定会是开放的。”目前,E店宝的成长顺风顺水,它不仅和淘宝是合作伙伴,和拍拍、千寻、当当和Shopex等系统也都有接口。对于在多平台生存的卖家和企业,陈涛的未来有着更大的空间。 细分化的转型 但是在这个泛生态系统里,并不是所有参与者的处境都那么乐观。淘宝想要用自己3C份额控制住京东的模式;淘宝想要把B2C商城控制住;淘宝要继续保持和拍拍、有啊的差距……就在淘宝面对环境拼命做加法的时候,服务商也难免遭遇到“大淘宝”战略的挤压。思考如何用迅速的转型来保持自身的核心优势,是很多服务商的头等议题。 显然,淘宝每一步思路的变化,都与周边生物的存亡息息相关。2009年底,淘宝推出分销平台,亲自涉足分销产业;2010年3月8日,阿里巴巴的批发平台1688.com上线。至少在外界看来,如此两个动作,让进宝网的处境有些尴尬了。 “其实当我第一天做分销的时候,我就猜到淘宝一定也要这么做的。”进宝网CEO张明川开诚布公地说。只是这个进程比张明川想象的要快一些。“是淘宝想明白了!”在他看来,淘宝其实正在做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在传统领域,分销占零售额的50%,而在网上渠道中,品牌厂商的分销份额远远没有展开。由于不懂得管理,很多品牌商会把这块服务外包出去,这是巨大的市场商机。 在传统的市场中,主要有分销和批发两种模式,分销模式关注“我的商品卖给谁,卖到哪,有什么服务”,主要针对品牌商;批发模式主要针对没有品牌或是小品牌的货品,不追溯商品去向。张明川认为,淘宝网的分销平台是:分销+批发的集合,而1688是纯批发模式。 必须转型——自从淘宝有了自己的分销平台,进宝网就选择了对自己模式的重新定位。“由原有的全方位分销平台,转变为细分的分销服务平台。”张明川解释说,进宝网未来的模式是纯分销服务模式,即专注于分销、只做“大品牌”的分销、并且对分销商和供应商提供完整的服务体系。比如定价策略、促销策略等差异化的服务,让分销“落地” —— 张明川说,他必须抓住淘宝和阿里不会做的事情。 进宝网其实一直是淘宝的“淘拍档”,淘宝卖家也是进宝网客户群中比例最大的,但现在两者的关系既是合作,又充满微妙的博弈。在张明川看来,抓紧缝隙,立足于服务,是进宝未来取胜的砝码。对于淘宝来说,解决卖家的流量、稳固货源、保持交易额优势是

Z-BLOG提示错误原因:登录失败返回源地址最佳解决方法

当你的Z-BLOG出现状况如下的时候: 错误原因:登录失败返回源地址 并且已经索引到闷哥博客的话,我想你已经试过Z-BLOG论坛的乱七八糟的解决方法了,肯定都一一无效。 如果是因为以下原因造成的,那么继续following: 你的z-blog在根目录测试一切正常,但是放到一个二级目录如/blog/下面,就发现第一次可以登陆后台,第二次再怎么也不行—–而且官方论坛给出的方法也不奏效—-那么看这里: 在z-blog根目录可以看到login.asp页面,用记事本打开,找到如下位置:

搜索广告盈利模式创始人创Twitter版广告平台

腾讯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12日消息,据美国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报道,美国知名搜索引擎服务商Overture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周日表示,将推出针对Twitter网站的搜索引擎和网络广告平台,名称为“Tweetup”,目的是让更多广告主愿意在Twitter投放广告。 格罗斯为搜索引擎Goto.com的创始人。1998年,Goto.com提出了在搜索结果页面投放网络广告的解决方案,即允许广告商购买用户可能搜索的关键词,搜索引擎服务商将在搜索结果页面投放广告主的广告,从而解决了搜索引擎服务商如何盈利的难题。 后来Goto.com更名为Overture,随后该公司上市,此后又被雅虎以16亿美元收购。由于Overture最先提出了文本搜索广告解决方案,谷歌后来就该模式的知识产权事宜同雅虎、Overture举行谈判,并就此达成了和解协议。从这个角度上讲,Goto.com可视为文本搜索广告模式的“鼻祖”,并被其他搜索引擎服务商所模仿。 1996年,格罗斯又创建了另一家创业公司idealab,该公司主要从事搜索引擎市场营销技术开发。idealab称,将针对Twitter推出名为Tweetup的搜索引擎和网络广告平台。 运营模式 idealab称,Tweetup已于周日上线,目前仅对潜在广告主开放,今后数周内将正式对外提供服务。Tweetup平台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目标网站、第三方小型应用程序以及广告主产品。 目标网站将对Twitter各类信息以发布时间为标准加以评级,然后通过特定算法,以确定某条结果同关键词的匹配程度。Twitter用户使用Tweetup搜索服务后,在所返回搜索结果中,同样会看到付费广告主的信息。idealab称,如果广告主所购买的特定关键词相关程度很高,则很有可能在搜索结果中出现;但如果广告效果反响很差,则会退出Tweetup排名系统。 idealab还表示,广告主也可直接将Tweetup服务整合到广告主自家网站中,Tweetup将与广告主分享广告收入,即双方各拿50%收入。idealab称,此前已同问答网站Answers.com达成了合作协议,今后将同更多其他网站达成相应合作关系。 广告主在使用Tweetup过程中,最终可使用三种购买广告方式:在广告印象为标准、以某一帐号跟随者数量为标准、或以用户点击某个链接的次数为标准。在初期阶段,广告主只能使用广告印象为标准,每次印象的最低收费为1美分。前1000家同Tweetup签署协议的广告主,将获得100美元礼券。